1. <ul id="06esr0"></ul><kbd id="06esr0"></kbd><code id="06esr0"></code><del id="06esr0"></del>
                2. 人工智能信息網

                  伯爵官網_評鑒世界文學的能力與角度

                  現在,伯爵官網們沒有成熟的條件來設立獎項,從自己的角度評鑒世界文學。我國雖已強大,但在文學領域,始終沒有強大的話語權。中西方政治文化的差異,勢力的對立甚至敵視,西方對中國乃至第三世界的惡意醜化,都讓我們在該獎的設立上值得三思。【星火作文網 www.easyzw.com】

                  海風輕輕掠過,柔柔的,帶有些許鹹鹹的水汽,夕陽西下,我和爺爺走在海邊。爺爺的手仍執著地牽著我的手,似是在留戀什麽。明天就到看到日出了,爺爺自言自語著,像是在提醒自己什麽,許久仿佛終于下定決心:明天看完日出,爺爺可能就要住在醫院了,不能陪宸宸出來玩了。我停下來看著爺爺,失落的神色爬滿爺爺的臉,恐懼和不安也在放大著,我不知道該做什麽。爺爺輕輕把我摟進懷裏,語氣又恢複了往日的慈祥:知道嗎,日出的景色真的很美爺爺安撫著我剛開始萌生恐懼的心,我猜,如果我的淚水流出來了,那麽爺爺也一定會哭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今之國人,不應被諾獎迷惑,被政治化的文學評價愚弄,而應證明自己的角度,擁有能力,才能讓李太白文學獎在更成熟的未來頒給真正優秀的作品。

                  長大後,我偶然和奶奶提起那天的回憶,奶奶告訴我爺爺年輕時離開老家,等到幾十年後再回去時已找不到以前的親人了,那之後爺爺第一次看到了日出,他說,他找到了父母的溫度。我才想到那一抹金紅色的含義有多深刻,那是老人心靈的寄托,他希望那一抹金紅色也可以走進我的內心,即便他不在人世,這世界仍是美好的溫暖的。是的,這才是老人的用心。那一抹金紅色,那一次相擁的哭泣是老人獨特的愛。多年後,這愛終究是傳到了

                  我以爲,初看起來這想法固然不錯,因爲這會優化國民文學修養,提升我們文學地位。但是,我國現在真的具有評鑒世界文學的能力嗎?如果弄巧成拙,不僅使其它國家冷眼相望,使之成爲我國自己的自娛自樂,更會直接影響我國的世界地位,往自己身上抹黑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就是日出,只有在海邊才能看到。爺爺的雙目虛眯,臉上的肌肉放松了下來,眼角流露出幾分盼望和虔誠。過幾天,全家一起去趟海邊吧,想去看看日出嗎,小家夥?爺爺粗糙的大手在五歲的我的臉旁輕輕摩搓。想去,說好了不許反悔哦。父母臉上寫滿了擔憂和反對。以後怕是沒機會了,就下周日吧,等我去醫院複查後,臨走前總有些事要做的爺爺的手在微微顫抖,似是在懼怕什麽。【星火作文網 www.easyzw.com】

                  其次,我們應明白諾獎背後的政治指向性。這種政治因素,也讓李太白文學獎走不出國門。衆所周知,西方政治集團操控當今世界。但在中國爲首的第三世界走向和平穩定,與之對峙,在文化領域一直一統天下的他們,怎能允許第三世界的我們擁有話語權,從不同于他們價值觀的角度頒發獎項?從馬爾克斯的馬孔多到莫言的高密,我們始終被醜化,從未被正視。單從幾年前諾獎頒給一個中國政治犯來看,有強烈政治指向性的諾獎有時只如跳梁小醜,幹擾輕視甚至侮辱真正純潔優秀的文學。

                  首先,我們應重新審視莫言獲得諾獎的原因。莫言的作品被西方授予諾獎,真的代表他的作品具有純粹文學美嗎?從西方人的有色眼鏡來看,完全與我們的想象相反。《娃》被他們認爲是從計劃生育政策最黑暗、最淪喪人性的一面抨擊;《豐乳肥臀》則非贊美祖國,而是誇張貧瘠無知的土地。歐美國家,正是從這一病態角度欣賞莫言的,中國的,甚至第三世界的文學作品。西方人尚且以這種角度扭曲我們,我們即使從正統的角度評鑒世界文學作品,白費一番功夫後只換來他們的白眼與嘲弄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一周後,一家五口坐車去海邊,路上爺爺一直拉著我的手。宸宸。我轉過頭,臉上掩蓋不住興奮的神色。怎麽了爺爺?啊,沒事兒,沒事兒。同樣的對話一路上不知發生過幾次,憧憬著那一抹金紅的我卻絲毫沒有多想,只是從爺爺包裹著我的小手的大手中傳來一絲不安和猶豫。

                  伴隨著瑞典皇家科學院中的掌聲,莫言獲得了2012年諾貝爾文學獎。他的作品從高密走向了世界。于是有人認爲,伯爵官網國應設立李太白文學獎,從自己的角度看待世界文學,有評鑒世界文學的話語權。

                  現在,伯爵官網們沒有成熟的條件來設立獎項,從自己的角度評鑒世界文學。我國雖已強大,但在文學領域,始終沒有強大的話語權。中西方政治文化的差異,勢力的對立甚至敵視,西方對中國乃至第三世界的惡意醜化,都讓我們在該獎的設立上值得三思。【星火作文網 www.easyzw.com】

                  海風輕輕掠過,柔柔的,帶有些許鹹鹹的水汽,夕陽西下,我和爺爺走在海邊。爺爺的手仍執著地牽著我的手,似是在留戀什麽。明天就到看到日出了,爺爺自言自語著,像是在提醒自己什麽,許久仿佛終于下定決心:明天看完日出,爺爺可能就要住在醫院了,不能陪宸宸出來玩了。我停下來看著爺爺,失落的神色爬滿爺爺的臉,恐懼和不安也在放大著,我不知道該做什麽。爺爺輕輕把我摟進懷裏,語氣又恢複了往日的慈祥:知道嗎,日出的景色真的很美爺爺安撫著我剛開始萌生恐懼的心,我猜,如果我的淚水流出來了,那麽爺爺也一定會哭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今之國人,不應被諾獎迷惑,被政治化的文學評價愚弄,而應證明自己的角度,擁有能力,才能讓李太白文學獎在更成熟的未來頒給真正優秀的作品。

                  長大後,我偶然和奶奶提起那天的回憶,奶奶告訴我爺爺年輕時離開老家,等到幾十年後再回去時已找不到以前的親人了,那之後爺爺第一次看到了日出,他說,他找到了父母的溫度。我才想到那一抹金紅色的含義有多深刻,那是老人心靈的寄托,他希望那一抹金紅色也可以走進我的內心,即便他不在人世,這世界仍是美好的溫暖的。是的,這才是老人的用心。那一抹金紅色,那一次相擁的哭泣是老人獨特的愛。多年後,這愛終究是傳到了

                  我以爲,初看起來這想法固然不錯,因爲這會優化國民文學修養,提升我們文學地位。但是,我國現在真的具有評鑒世界文學的能力嗎?如果弄巧成拙,不僅使其它國家冷眼相望,使之成爲我國自己的自娛自樂,更會直接影響我國的世界地位,往自己身上抹黑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就是日出,只有在海邊才能看到。爺爺的雙目虛眯,臉上的肌肉放松了下來,眼角流露出幾分盼望和虔誠。過幾天,全家一起去趟海邊吧,想去看看日出嗎,小家夥?爺爺粗糙的大手在五歲的我的臉旁輕輕摩搓。想去,說好了不許反悔哦。父母臉上寫滿了擔憂和反對。以後怕是沒機會了,就下周日吧,等我去醫院複查後,臨走前總有些事要做的爺爺的手在微微顫抖,似是在懼怕什麽。【星火作文網 www.easyzw.com】

                  其次,我們應明白諾獎背後的政治指向性。這種政治因素,也讓李太白文學獎走不出國門。衆所周知,西方政治集團操控當今世界。但在中國爲首的第三世界走向和平穩定,與之對峙,在文化領域一直一統天下的他們,怎能允許第三世界的我們擁有話語權,從不同于他們價值觀的角度頒發獎項?從馬爾克斯的馬孔多到莫言的高密,我們始終被醜化,從未被正視。單從幾年前諾獎頒給一個中國政治犯來看,有強烈政治指向性的諾獎有時只如跳梁小醜,幹擾輕視甚至侮辱真正純潔優秀的文學。

                  首先,我們應重新審視莫言獲得諾獎的原因。莫言的作品被西方授予諾獎,真的代表他的作品具有純粹文學美嗎?從西方人的有色眼鏡來看,完全與我們的想象相反。《娃》被他們認爲是從計劃生育政策最黑暗、最淪喪人性的一面抨擊;《豐乳肥臀》則非贊美祖國,而是誇張貧瘠無知的土地。歐美國家,正是從這一病態角度欣賞莫言的,中國的,甚至第三世界的文學作品。西方人尚且以這種角度扭曲我們,我們即使從正統的角度評鑒世界文學作品,白費一番功夫後只換來他們的白眼與嘲弄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一周後,一家五口坐車去海邊,路上爺爺一直拉著我的手。宸宸。我轉過頭,臉上掩蓋不住興奮的神色。怎麽了爺爺?啊,沒事兒,沒事兒。同樣的對話一路上不知發生過幾次,憧憬著那一抹金紅的我卻絲毫沒有多想,只是從爺爺包裹著我的小手的大手中傳來一絲不安和猶豫。

                  伴隨著瑞典皇家科學院中的掌聲,莫言獲得了2012年諾貝爾文學獎。他的作品從高密走向了世界。于是有人認爲,伯爵官網國應設立李太白文學獎,從自己的角度看待世界文學,有評鑒世界文學的話語權。

                  X-POWER-BY MGF V0.5.1 FROM 自制60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55 2001